当年味春节遇见京味艺术家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六期

佰特收藏网 钱币收藏 2020-05-27 17:39:05 0 我们  文化  

在戊戌新春到来之际,《白胡椒艺术评论》特别邀请艺术家们谈谈老北京的过年趣事,这是一次年味与京味艺术家的碰撞。

春节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集中体现,随着时代变迁,那份乐趣是否依旧呢?《白胡椒艺术评论》给大家拜年啦!看视频有机会赢“福”~主持人:滕黎(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)嘉宾(按年龄排序):徐春龙(书法家,擅长书画鉴定,受教于张伯驹先生)张增来(画家,师从孙菊生、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)马杰(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,师从崔森茂先生)《白胡椒艺术评论》现场摄影/张学军童年春节的京味记忆滕黎:大家好,欢迎各位老师做客《白胡椒艺术评论》。这期我们聊一聊春节的话题,年味的春节与京味艺术家的碰撞。徐春龙:小时候一进腊月,我们胡同里的小孩,对过年有着很多的向往。可以吃好吃的,放炮仗,除夕打着灯笼跑着玩,初一去庙会,非常热闹。这些年生活水平提高了,大家对这个年似乎没有太多期望了。张增来:过去春节前家里都吃冻柿子,老北京人说跟喝了蜜似的,这感觉很特别。那时候我们家住东单二条,离天安门近。

春节放礼花的时候,我们弄个梯子上房上,等礼花一放完,纯丝绸的降落伞飘过来,我们追逐着,竹竿子一挑就下来了,非常有意思。

马杰:其实追逐本身就是一种乐趣。

丰子恺作品张增来:小孩追逐快乐。

现在街里街坊的那种感觉少了,亲情少了。

马杰:那时候最大一个乐趣也是亲情份儿上。

而且只有逢年过节能放纵一些,放鞭炮也是个乐趣。

不像今天土豪似的,一放拉一挂。

那时是把鞭拆了,拿手里掐着,一个一个的放,听着那儿响,放出花儿来,大家有个乐趣。

滕黎:有珍惜的感觉,舍不得放。

马杰:一个是舍不得放,再一个今天孩子不敢这么玩儿,那玩儿的都是贼大胆,说有钱我干吗这么放?其实他不知道这当中放的乐趣。

过年对于家庭来讲,是亲情交融的一种方式。

还有我们对社会认识的一种传承,有很多乐趣在里头。

丰子恺作品磕头是一种仪式感徐春龙:那时候小辈给老一辈拜年,实际上传承了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。

尊重长辈,要给爷爷奶奶磕头,再给红包。

现在磕头几乎是没了,要红包大概……马杰:这还有……异口同声:哈哈……徐春龙:磕头作为一种仪式代表了尊严。

爷爷奶奶往那一坐,实际上是文化的代代传承。

尤其爷爷的威严,父亲见了爷爷,都得很害怕。

现在看来有一些传统是有必要的,并不是封建的。

比如乡绅文化,以及族训的传承,对我们今天的文化或者对后一代的教育都有好处。

马杰:礼仪维系的是社会伦理道德。

伦理道德不分,就没有界限了,同时也就没什么乐趣可言。滕黎:是不是因为西方的文化进来了,在西方父母打孩子是要可以报警的。马杰:东西方文化建立的哲学思想不同。东方是以中国为代表,建立在富足文化上。所以说中国为什么把所有孩子都拢到一起,有能力才可以五世同堂。西方为什么?因为养不起,你就得独立。仔细看东西方历史区别,他们过节的方式和我们完全不同,还是观念上的区别。张增来:古为今用,洋为中用。春节文化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关键问题是如何把优秀的传统文化传承下去。落实到具体问题,比如让孩子们知道中国的毛笔是如何拿的。马杰:相对来说春节这个文化点比较集中。比如我们写春联送祝福,上联下联是分得非常清楚的。实际上这是中国传统对世界的一种认识。有时候我们和东西方文化有些重合,只是形式上的重合。比如西方崇尚的是右,女士优先所以女士在右边。而东方认同的是左为上,男为尊所以男人在左边。这点从形式上是重叠了,但是内涵完全不同的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